唐晓雯LilyAE

各个坑混,基本上腐向直向无要求,看r开心写r怂,写的都是清水小甜饼偶尔有点渣给你们吃/偶尔摸鱼

算是老图吧(两周前画的)
大概就是菊苣用他有限的Chinglish
翻译了春山恨全集
并且给沈老师写了信
因为看不清字直接后期处理
——————————
菊苣:其实全文用一个词就可以概括,而且这个词我会拼的。
SEX

感谢 @Link-临淮呀 给我der图
是我x许墨(划掉)

【段子】嫁出去的那谁泼出去的水

来自君吾老父亲、水师老财主(划)、(其实完全没有操心的)太子殿下的控诉。

差点忘记自己是沙雕文手应该写段子der

——————————————————

【花怜——都是绝怎么待遇就差那么多】

咳,我是前·帝君、前·白无相、

前·太子殿下君吾。今天给大家

讲一个我养儿子(划)

培养继承人的血泪史。

我自认为对仙乐已经仁至义尽(扯吧你就),

实际上他犯的错误要是换成别人

估计身上早就乌漆麻黑全是咒枷了,

要是换成别人飞升的时候

震塌了仙京的房子

还间接损毁了一口古董钟

我肯定让他(太过残酷已打码)

但是我并没有对仙乐这么做……

好吧我承认,我确实是灭了他的国家,

但是我培养他也培养得不少啊……

抱歉抱歉,跑题了跑题了。

今天我主要是为了控诉血雨探花,

我当年好歹也是震慑一方的白无相吧,

我好歹也是一共就三个的绝之一吧,

我和血雨探花应该可以平起平坐吧。

……但是仙乐他不给我这个机会。

比如说我偶尔被国师拖着去找他小徒弟喝茶,

血雨探花跟大爷似的在那里翘个二郎腿,

『我也想喝茶(小声)』

『自己倒,有手有脚是干什么的。』

同时仙乐在旁边给国师添茶添得不亦乐乎,

更别说他和血雨探花不分时间不分地点

有伤风化(划)的有爱互动了。

我……忽然有些委屈。

——《君吾老父亲今天也感受到了儿子胳膊肘往外拐到完全无无视自己的悲凉》

【双玄——忘了那个穷鬼回来跟你哥我过】

我刚刚好像听见有人在吆喝我是厉鬼?

抱歉,现在来说,不是,我还是堂堂水师。

今天来说说我(没出息但是我喜欢的)弟弟

自从黑水沉舟跟他互通心意以后,

他女装的次数就愈发频繁了——

而且有的时候不化女相啊。

你能想象一个大男人穿着齐胸襦裙……

不不不,诸君还是别想了,可能会吃不下饭。

我每次批(san)评(gong)他(de)的时候

他还超级委屈的样子……

你委屈个啥啊小祖宗。

黑水沉舟那么好吗,

什么就因为他愿意陪你化女相?!

哎呦我去,青玄啊你记不记得

黑水沉舟是个饿死鬼啊

而且他欠了花城不知道多少钱了。

万一哪天花城追过来要债

他俩打起来误伤你怎么办。

青玄,你别跟着这个男人过了

哥有钱,哥养你。

——《因为水师脸皮太薄不愿意化女相所以师青玄今天依旧跟着贺玄浪》

【风情——慕情你停下我房子快倒了】

今天的风情也没有什么变化呢……

一边成语接龙一边打架你俩是有多大的仇?!

『春风化雨。』我的碗被砸碎了两个。

『雨过天晴。』我的柱子好像有点危险。

『晴空霹雳。』……好了求你们停手吧。

问题是慕情现在谜之护短你们懂吗?

不,你们肯定不可能懂。

毕竟没几个人脑子抽到这么护短。

『是我自己想打架的,和风信没关系。』

……慕情啊,谢怜我还没瞎啊。

『一切打架造成的损失,我来赔偿。』

『玄真殿不差钱。』

……是啊,三郎也不差钱

但是你这么个打法我这房子

还不得一天重修一次

我好像听见谁在通灵阵里骂了一句

『我操了我操了我真的操了』

对不起,我也想骂

【非国设】粘着系弗朗西斯(1)

刀子,纯的

是个中篇

大概是弗朗西斯的单箭头

书信体格式,

亚瑟可能并不会回信

@CH4 der点文

警察设定没什么意义

————————————————

September 15th


My dear Arthur,

Ah, it is me. Today's London is still raining,

you are not next to me, the police station

does not mean anything.London is now

very peaceful and has not received any

major case,I am really bored,I wish you

can experience this loneliness.

I can't see any crows from the office ,

the rain has wet their feathers, and my thoughts on you are also dripping.

How do you do? Still mad at me?

Dear, you know that I didn't mean it.

It would be great if you could come back,

but I think I am deceiving myself.

That is impossible, I know.


Love you.

Miss you.


Francis Bonofova

九月十五日


我亲爱的亚瑟,

啊,是我。今天的伦敦依旧在下雨,

你不在我身边,警察局变得毫无趣味。

伦敦真是太和平了,没有一个报案的人,

我超无聊的,希望你也能感受这份寂寞。

现在从办公室看出去看不到一只乌鸦,

他们的羽毛都被雨打湿了吧,

我对你的思念也是湿淋淋的了。

你现在怎么样了?

还在对我生气吗?

亲爱的,你要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的。

如果你能回来那该多好啊,

不过我知道我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那是不可能的,我知道。


爱你

想你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段子】我der暴力男友

是一个花怜+双玄+风情

攻方的吐槽

非常随便地交个党费

ooc全都是我der

———————————

【花怜】

我的心上人,

是个金枝玉叶的贵人……大概。

我心悦哥哥这么久

都快忘了他是个武神了

(大概大家也只是

记得花冠不记得武神吧)

之前不在我的地盘上玩的时候

我俩沿途只是去客栈住个店

就有几只鬼惹到了哥哥,

我刚想化化本相吓唬他们,

就看见哥哥非常和善地笑了笑——


举起板凳敲砸西瓜一样碎了他们的鬼头。

……那真的只是个普通客栈的板凳啊

哥哥您是怎么做到的可以教教三郎吗

——《啊三郎对不起我忘了你在旁边了》


【双玄】

青玄他是真的双标,大型双标现场的那种。

在我面前柔柔弱弱只会哭哭啼啼撒娇,

好歹他也是风师啊风师,

怎么能做这么有失身份的事啊

(你看我假扮明仪那会儿多板正)

青玄之前跟着太子殿下出去的时候

我借口(自己也知道)不放心

跟上去了,看着他求太子殿下陪他化女相

(当然太子殿下没同意)

就这天晚上他在路上碰见了

想轻薄他的小流氓——


然后他拿着风师扇对着小流氓扇得那个欢哦

一边扇还一边“这样晕的话我再让你倒着转转”

我不禁开始怀疑为什么把风师扇给他修好

——《贺兄你说好的我开心就好呢》


【风情】

我始终没忘记,

慕情这个兲羔子是个武神

毕竟天天室外打到室内通灵镇打到分身

但是他不是只会用刀吗不是吗

(感到鸭力)

某天灵文让我俩下去收个鬼,

好大一群祸害人间,

收到最后发现有只漏网之鱼

逃得有点远了

我伸手一摸发现自己箭用完了

然后慕情他就直接扯了我的弓

随手捡了块石头

——


那只鬼刚刚站的地方

被砸出一个洞来

最后我们从里面把它扯出来的

——《哦我就把那个当弹弓玩而已》


【永灰】冬之雪

是个刀子(大概)

p.s:有沿用病灰设定

——————————————

“小少爷,快一点。”

擦干手上的血迹,永乐冲着另一个房间喊道。

『知道了知道了,医生你真无聊~』

艳俗的墙纸上此时沾了黑黑红红的胶状体,灰羽转着他的弹簧刀,然后用刀尖挑起被捆起来的对手的下巴:“真是不错呢,医生,你要留下哪部分吗?”被当做普通物品的人不安地扭动了扭动,灰羽微微眯了眯眼,对方又安安分分地坐了回去。

“紫色眼睛……很稀有啊,好好保存下来。”

“那我就——哎呀亲爱的,你这么动来动去的话,死的时候会很痛的~”

铁锈味扑面而来,夹杂着男人的惨叫,灰羽用脚尖点了点男人的尸体,然后舌尖一卷舔走嘴角边粘的一丝血迹。

铁门无情地扣上,徒留一地狼藉。

厚厚的羊毛围巾被折了三折,然后围在刚刚玩得很开心的男孩的脖子上。金色的路灯在雪地里透着一丝不真实,他的脸一半被黑暗笼罩。

归去时一路无言。永乐看不到灰羽走在哪里,不过他能听到稳稳的脚步声。身后的人心情很愉快地哼着《鸢尾花圆舞曲》。

声音很清妙,和他最喜欢的钢琴音色如出一辙。

“医生——”刚刚回去灰羽就瘫在沙发上,拖声拖气地指挥着永乐,“快点快点——我要喝巧克力奶——热的那种——”

永乐无奈起身,走到厨房去满足小少爷的需求。融化的牛奶巧克力在锅里发出“噗噜噗噜”的声音,他又加了一些牛奶进去,然后用汤匙搅拌着浅棕色的液体,冷色的灯光被巧克力的浓香熏染,竟也带上一丝暖意。

客厅没有像以往那样传来钢琴的声音。永乐突然有些不安,他把火调小,然后走出厨房。

客厅的窗户大开着,桌上未合上的书被风刮得刺啦刺啦,灰羽的一只手已经轻轻敷上了窗外的栏杆,半个身子探出去,雪花从他的发尖略过。

“小少爷,你疯了吧?这里可是二十七楼!”永乐一把把他捞回了屋里,顺手锁上了窗。

“医生……”怀里的男孩缩了缩身子,挤出一丝苦笑,“我还有多长时间?”

永乐抿了抿唇,终于还是抱紧了灰羽。

“……很久,”他在灰羽耳边轻声说,“从这个冬天,到下个冬天……一直到,我不在的冬天。”


灰羽被查出局部性关节僵化(是我编的病,大概就类似于关节不能动了,最后会达到嘴都张不开的程度然后人就饿死了)是在秋天刚结束的时候,此后他不止一次地试图让自己的灵魂自由,不过都被永乐拦住了——当然,可能是他打算等永乐拦住他。

“不能动的话活在世界上有什么意思?”不知道第多少次被拦下来后,灰羽几乎哭出了声。

“没事的,你会没事的。”

“在那之前我会治好你的。”


“医生~要不要一起泡澡?”

“别闹,小少爷。”

灰羽冲他晃了晃那个烫金的盒子:“哎……可是我刚刚买了玫瑰入浴剂,不用真的好浪费哦——”

到底是拗不过他,永乐被他冰凉的手半拖半拽进了浴室。

香料落入水中的一霎那,浓郁的玫瑰芬芳合着绯红色的液体一起炸开,也在永乐的眼底炸开。

“小少爷,我……是不是曾经见过这种景象?”

“小少爷?小少爷?”

身边没有人回答他,刚刚灰羽脚上穿的黑色拖鞋现在安安稳稳躺在洗手池下方,冰冷不带一丝温度,而那件紫色的浴袍,现在也挂在他身后,上面都已经有点落灰了。

木盒从指尖滑落,掉在地上。盒盖弹开,脆弱的香料包装不堪一击,浴室内是满目的绯红。

永乐无力地沿着浴缸外壁滑落,直到瘫坐在地上。

那日也是一室绯红。

只是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铁锈味,

而不是玫瑰的芬芳。


倒在地上的尸体被一丝不苟地肢解,骨骼与皮肉完美分离,那不是灰羽随性而为的结果。

那条羊毛围巾,早就被和其他物件一起压在了箱底,藏在平时不会去注意的地方。

至于弹簧刀和单片眼镜,被关在玫瑰环绕的厚重棺椁内,然后被黑色的水磨大理石稳重地压着,大理石上描金的字已经被白雪覆盖,等到这场雪下完后自有教堂的人来清扫。


室内,巧克力奶冒出最后一个气泡。

室外,今冬降下最后一场白雪。


【学院paro】链式怀表

是我这几天把链式怀表(漫展买的黑执事周边)

放在口袋里出现的灵感。

炖了肉渣的小短文,

有刀子注意,

设定大概是永乐和灰羽都是

(不务正业的/划)医学院的学生,

当然大概是秘密恋人设定?

沿用一下小少爷父亲是黑道头子的设定

——————————————————

“小少爷!”“小少爷!”

永乐扶了扶刚刚被灰羽碰歪的眼镜,转身看着罪魁祸首兴冲冲地跑到他的小弟那里。察觉到他的目光,灰羽短暂地冲他挥了挥手,笑颜在夕阳下绽放,单片眼镜华丽反光,宛如纯金打造。前襟的口袋里,一排冰冷的手术刀刀锋一闪而过,随及被黑色皮革遮盖。自口袋里延伸出一条的铜链略过整个前胸,然后被纯白的衣料覆盖。

唉,日内瓦宣言是怎么说的来着?

“我绝不用我的医学知识做任何违反法律和道德的事情,即使受到威胁。”

而现在灰羽这个家伙自己选择了背德的道路。

黑道头子的儿子,果然跟他爹一样。

永乐本想再次把手搭到额头上,最终还是拐了个弯,重新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真是的,怎么总是让我担心呢。

“不方便的话,就先交给我吧。”他伸出一只手。

灰羽扯着那条铜链在他面前晃晃:“防身的。”

那条延伸至心脏的铜链尾部,锁着一块怀表。


永乐不是第一次看到这块怀表挂在那里,无数个写论文写到失眠的夜晚,跟他同宿舍的灰羽都会从上铺垂下这块怀表。怀表在他眼前晃啊晃,非常完美地遮挡了电脑的屏幕。

“别闹。”他一把扣住那怀表,顺手往下一扯,满意地听到上铺灰羽头撞在铁栏杆上的声音。

“不要那么粗暴嘛,医生……”上铺传来闷闷的声音,看来是撞到脑袋后灰羽把自己埋在羽绒被里,“你的眼睛已经快废了,就不要熬夜了……”

好吧,收回前言,灰羽这家伙不擅长表达对别人的关心,也不太习惯应付别人的关心。

永乐不回答他,捏着那块怀表细细查看,是非常精致的工艺,表盖做成镂空的状态,上面的玫瑰花明显是一开始就和表盖一体的,厚厚的防弹玻璃内镶嵌了水钻,配上非常古老的纹饰,给人一种华贵而古老的感觉。他细细摩挲时,手指突然感到一阵刺痛,低头时才发现玫瑰花瓣把自己的手划破了。

明明是精巧的装饰品,却在无形中也是杀人利器。

“哦呀,医生你要破伤风了呢~”上铺倒挂下来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会疼的死去活来吧~”

“不至于。”永乐简单地处理了伤口,划的不深,切口也挺小的。他刚刚只是摩挲一下就划成这样,如果用力了……不知道会是怎样的鲜血淋漓。


灰羽不止一次抱怨过怀表麻烦。

明明只是简单看个时间而已,他却要抽出手套戴上,然后再从胸前扯出怀表,一系列动作全部完成时,已经比他想知道的时间晚了。

跑步的时候,整个衣襟会因为怀表的重力被往下拽,而且普通的医科生白大褂根本经不起折腾,不是被拽开线就是被划得稀烂,所以最后灰羽给他爸打了一个电话,第二天定制的白大褂就送上门了。

永乐看着那阵势,有些目瞪口呆。

有钱真是可以为所欲为。


灰羽即使嘴上抱怨,仍然不肯摘掉那块怀表。

他带着怀表出入实验室和手术室,如他特立独行的单片眼镜一样,任凭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在无数个夜晚,他借着街边五彩的霓虹灯笑眯眯地切割对手时,划过皮肤的是冰冷的玫瑰花。

甚至有的时候他和永乐用成人的方式约会——无论何地——他都会扯出那块怀表:“医生,要玩s/m吗?”

也只是划过胸前和腰腹而已,他们没有时间解衣服,也没有很长的时间持续这种约会——医学生,总是特别忙的,要旁观无数台手术,准备大大小小的考试。


永乐确实感受过那怀表的威力,所以这次他也丝毫不怀疑灰羽会平安归来。他如同往常一样,回到宿舍打扫卫生,背书,热好灰羽平时最喜欢的巧克力奶,然后抱着笔记本电脑重新坐回书桌前。

……一直到窗外微微透出白光他才发现自己竟然熬了一整夜,而这一夜,并没有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也没人端着喝了一半的巧克力奶转到他身边,把怀表在他面前晃啊晃。

灰羽没有回来。


再次见到灰羽的时候,永乐颓然跪了下来。

小少爷的身体被人像垃圾一样丢在偏僻的墙角,黯淡的尘土和喷溅的血解释了他的遭遇。

单片眼镜碎在他手边,上面也沾染了血迹。

他的脸上僵硬着从不会出现的温和笑容,带着死前绝望后的平静,而那块怀表上凝结了厚厚的血污,安静地伏在他再也不会跳动的心脏上。


灰羽的父亲没有来参加自己儿子的追悼会,只不过是出钱包了教堂,买了一块不错的墓地,置办了丰厚的葬礼用品,算是对不能出面的小小补偿。

令人意外的是,永乐也没有出面。

葬礼那天,他在寝室里安安静静地擦着那块怀表,绒布划过每一条镂刻的花纹,似乎正在做一场及其精密的手术。寝室里弥漫着热巧克力的甜香,厚厚的窗帘遮掩了外面的雨声,只有漏下的一小缕柔光打进来,铺在他的手指和怀表上。

他把怀表放在前襟的口袋里,厚重的感觉宛如自己沉甸甸的心。然后——

把怀表用力按入自己的骨血。

巧克力的甜香散去。







很多年后,当医院同事们组织众人去海边玩时,已经成为院长的永乐依旧胸口缠着绷带坐在沙滩边安安静静看着书。

“永乐院长的伤似乎很久了?”有好奇的小姑娘羞红着脸悄悄问了一句。

“是啊,从我的学生时代。”永乐摘下厚厚的眼镜,浅棕色的头发有些长,挡住了他的眼睛,看不清神情。

“还没有愈合吗?”

“不,没有,我猜它永远都不会愈合。”




那块怀表依旧被保存着,

有个人会定期把它按在心上,

宛如拥抱自己年轻的恋人。


【塞夏】欣喜记

私心塞夏tag。

我眼中的夏尔·凡多姆海威只有一个!

刚出场的那个是谁我不认识!

所以这篇文里面的夏尔

自始至终指的都是啵酱本人

非常清水而放飞自我的短打,

接的是漫画145话获救之后

想象啵酱的嘴炮停不下来

吐槽自己哥哥的情景。

我猜ooc严重嗯。

——————————————————

“夏尔·凡多姆海威?”

“呵,他只是夏尔·凡多姆海威而已。”


未经刻意修凿,树林里分出那么几条路,密密匝匝的树叶环环相扣,锁住了傍晚前夕温润的阳光。从悬崖的角度来看,整片森林像是被火烧起来。

“少爷,您已经走了很久了,是否应该停下休息一下?”塞巴斯蒂安拨开一簇挡路的小树枝,望着前方灰蓝色头发男孩的背影。少爷的身体可不怎么好,这他早就一清二楚。

“也好。”夏尔停住了脚步,弹弹衣角沾染的泥土,然后随意地坐在了附近的一个树桩上,“今晚恐怕要在附近过夜了,对吧?”

“是的,少爷。”执事恭恭敬敬地答道。

现在他们处于有家不能回的状态。其实如果在平时,依靠塞巴斯蒂安的能力,从现在的地方赶回家只需要不到一分钟,不过既然已经被某些人占了……

“呵,哥哥。”少年嘴角挑起轻蔑的笑。

凡多姆海威家的长子竟然活着回来了,真是令人吃惊——哦,当然,他也不能算是“活着”,不过人类走走形式的心理并不会在意这些。

“本来以为有一个反水的就够了,没想到连田中先生也……”夏尔有点烦躁地揉了揉额前发,“真是糟糕,那家伙的志向完全不在我的领域,公司怕不是一个月内就要被折腾完蛋。”

“少爷,不如您现在就……”塞巴斯蒂安意有所指地扯了扯自己的白手套,眼底的棕红色似乎已经开始悄悄燃烧起来。

“不行,不能随便损失你。”出乎意料的回答,“我们不好跟undertaker随便撕破脸皮,况且前死神的能力你也有所了解,此时贸然行动绝对会大伤元气。”

夏尔微微阂上了眼睛,他并不是不想回去,只是……

文森特当年对兄长总是有意无意地偏爱,长子继承的陈腐制度也完整地在凡多姆海威家保存下来。而且无论是从健康状况还是胆识来看,他似乎都不具备继承爵位的能力。


“那个现在坐在我位置上的人,并不是伯爵。”

他淡淡开口,声音较于往常更冷了几分,顺便带了一丝丝的戏谑,宛如那几十次玩弄手中的棋子。

“自大有余,能力不足。”

“他没有我成为女王的番犬后走过的一步步路径,精于心计却谋略不足。他感受不到游戏带来的丝毫乐趣,喜欢一脚把对手狠狠踩死而不是留一条路,万一如同对付你我一样踩偏了呢?”

嘴角奇异地咧开,绽出毫不掩饰的讥笑,那种笑容,塞巴斯蒂安曾经看到夏尔在废弃的孤儿院那里露出来过。

“哈哈哈哈哈……他以为自己夺回了什么!爵位?一个代号而已!未婚妻?伊丽莎白虽然有用,但是更多的是个存着阳光下地盘女孩少女心的累赘!忠诚?田中大概某时会准备好倒戈我这一方,我不清楚他也不确定!”

“没有同样的经历,没有经过一步步的考量,他要怎么坐稳家主的位置!要怎么当好女王的番犬!”


“人类,确实是复杂的生物。”塞巴斯蒂安低垂着头,渐凉的夜风吹起他的头发,“歌颂着亲情的伟大,但在亲情成为累赘时毫不犹豫地舍弃。”


“那个人……不过就是夏尔·凡多姆海威而已。”海蓝色的眼睛映着最后一缕阳光,流光溢彩,就像——家主戒指上珍贵的蓝钻石。“凡多姆海威家的家主,凡多姆海威伯爵,女王的番犬,依然是我。”

“即使是兄长,打扰我游戏的话,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清除掉的。你明白吗,塞巴斯蒂安?”

“Yes,my lord.”执事如同往常一样恭敬地行了个礼,薄薄的嘴唇抿起来,挽出一个有些无情的笑容。


夕阳仿佛融化在接待室的红色地毯上,奇异的红色包裹着落在地上的象棋棋子,高高的棋盘上,黑色的王静静躺在上面,旁边立着他的骑士。


羡羡三岁生日快乐!
尝试了一下水墨画法
但是因为用的是钢笔墨水和水彩画笔
所以不言而喻地失败了

【澄宁】今天的总裁有点……奇怪

借用下 @怕是只废鸽了 的现代pa设定
顺便交个党费
称呼就是澄总和宁总啊
对不起这后续我写不动
极度OOC注意
————————————
『宁总,出来巡店啊?』
路过的招商部总经理向温宁打了个招呼,然后后知后觉地发现没有接收到总裁秘书澄总的恶意目光。
公司里是个人都知道江澄和温宁是一对了,这还要归功于江澄那嘴没有把门的【划】八卦的发小魏无羡,这个策划总监在公司内部的报纸标题下面连续两个月用四号字体标明『我师妹和温宁是一对请不要怀疑』。
而且他们宁总今天有点奇怪,明明只是打个招呼却莫名停顿了三次,而且招商部总经理敢对着吊灯发誓他听到了宁总咽口水的声音。
总经理:对不起我想歪了我去面壁。

『那……我们现在……就开始这季度的总结。』温宁抱着他的小笔记本坐在会议桌首席上,江澄站在旁边,嘴角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手放进口袋,启动。
『阿澄……』温宁有些不适地缩进皮椅子,对着秘书小声嘀咕,『帮我把电脑部的那个季度报表传过来……还有把那个玩意关掉啦……』
『遵命。』江澄转身关上了会议室的门,暗笑,往不远处的总裁办公室走去,顺手调高了一档。
反正宁总现在听汇报也没什么事做。

温宁有点难受地在皮椅子上扭了扭。
他昨晚和一个商业客户喝酒喝到凌晨,回家后吐得厉害,差不多到了把肠胃呕出来的地步,江澄虽然嘴上抱怨但是还是给吐到虚脱的他煮了小米粥。
今天早上温宁是被江澄的动作惊醒的。
『阿澄你……你干什么!快把那个……那个鬼东西拿出来!』感受到身体变化以后温宁脸红的跟樱桃一样,冲着悠闲啃面包看报纸的江澄抱怨,但是即使是抱怨也显得他有些中气不足。
『惩罚,谁让你昨天折腾自己折腾的那么惨。』江澄不动声色地翻过一张报纸。
这个人怎么在这方面有一堆歪主意啊?温宁有些欲哭无泪。
『放心,季度会的时候……』霸道澄总转了转手上的遥控器,『我什么也不会干。』

『下面……咳,我来总结一下这个季度的……咳咳,业绩。』会议接近尾声,温宁站起来,因为一直坐在那里,所以姿势的改变差点让他喊出来,他急刹车把呻吟改成了轻咳。没人注意到他们总裁今天声音怪怪的,像是含了什么东西一样,即使有人注意到了也会装作没听出来。
他身后的江澄满意地笑笑,按下了终了结束。这一天已经够折磨他的了。
温宁小声叹了口气,然后有点结巴地开始了他的工作总结。

『今晚没有莲藕排骨汤了哼。』
看着总裁气得像河豚一样的脸,江澄不置一词,然后转身抓住了人力资源部副总的手,冲着他非常和善地笑了笑:『明天之前给我把那份报告发过来,不然你这个月……就等着喝西北风吧。』
人力资源部副总:我招谁惹谁了qv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