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雯LilyAE

各个坑混,基本上腐向直向无要求,看r开心写r怂,写的都是清水小甜饼偶尔有点渣给你们吃/偶尔摸鱼

【恋与全员】平凡的感动

设定先生们没有那么耀眼的背景,
安上各种平平淡淡的职业。
〔并没有非常平平淡淡〕
日常温馨的可能发生的
小·甜·饼
〔不知为何执念食物/特别是饮品〕

【李泽言·红酒品酒师】
你每次去那家西餐厅都是爆满,不过去多了老板也自然就给你留了位置。来的小姑娘居多,据说全都是是来看一个非常出名的品酒师的。
“不就是品酒吗,我……”
好吧,大话不能随便说,你是真的不会。别说是尝一口品出年份和酒窖,更别说靠酒香就能知道是什么地方产的什么酒,你喝酒基本就是瞎喝,不管厂家不管年份不管产地不管是用什么酿的,照单全收。
那个品酒师你也认识,李泽言,经常怼你的家伙。除了脸长的帅了点……好吧他优点特别多的,每次你来应酬都会跟他打个照面,然后他嘴角会快速勾起讥讽的笑容,一个眼神都不屑给予。
对面的客户早就不知逃到哪里呕吐了,你醉醺醺地趴在桌子上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一个手抖差点泼在自己纯白的晚礼服上。“你喝得够多了,停下。”一只手扶住了你手里几近歪倒的酒杯,然后轻轻从你手中抽走。
“李……泽言?”你试图抢回杯子,奈何喝太多酒,力气又不如他大。
“笨蛋,该回家了。”他扶着你坐到门口吹风,然后给你拦了一辆出租车,干脆利落地跟司机报出了你的地址让他把你送回去,你在后座上瘫着,因为酒劲晕乎乎的,丝毫不觉得奇怪。

李泽言望着出租车在路尽头消失,低声叹了口气,将唇贴在指尖上,那上面仍有女孩的余温。
“真是个……白痴。”他低声说道。

【许墨·酒馆老板】
在这座繁华的大都市里,难得有这么一家安静的酒馆,像是英国乡下的pub。
老板许墨是个安静而温文尔雅的绅士,从英国留学回来后就开了这家酒馆,客人可以坐在吧台边用酒跟他交换一个个小故事。因为老板有颜又有内涵,这个酒馆也是女客们经常光顾的地方,不过因为钢琴曲的安神作用以及整个安静轻松的氛围,她们也只敢坐在角落里悄悄看着许墨犯花痴,从来不敢上前搭讪。
“叮铃~”挂在厚重木门上的铃铛晃动了一下,你吃力地推开木门钻了进来,看见站在吧台后面的男人停下手里的笔,冲你温暖地笑了笑:“今天还是要星空鸡尾酒吗?”
“啊是的,麻烦你了,许墨。”自动无视了角落里女客醋意慢慢的目光,你坐在了吧台旁,拿出电脑继续赶文件。
“给,你的星空鸡尾酒。”蓝紫色的酒被推到你面前,附带着一杯冒热气的白茶,“最近经期,别喝冰的,我没加冰。”
“哎?许墨你怎么知道?”你疑惑地看着他,“难不成——有读心术?”
“没有,只是对你的事情,都会比较留心罢了。毕竟——”你和他的手只有一寸之隔,空气里突然弥漫着有些暧昧的气息,“——我们是朋友啊。”修长的手重新拾起铅笔,在纸上涂抹。
“许墨你今天有找到新的绘画素材吗?”
“是啊,看见新来的这些酒瓶挺漂亮的就重新排列了一下。”手指停下动作,不经意地把素描纸往中间推了推,遮住下面的画。

许墨看着女孩向他道了晚安,小巧的身影隐没在木门后面,轻叹一声,推开上面那张其实早已完成的画,露出下面精致的人物速写——画上的人的眉眼弯弯,像极了刚刚浅笑轻吟的女孩。
“什么时候才能交给她呢……”画重又被盖住,放下,他起身打扫卫生。

【白起·咖啡店员】
“早上好啊小姑娘,”店老板跟一大早就来到咖啡厅蹭网〔划掉〕工作的你
打了个招呼,“难得见年轻人周末起这么早呢。”
“老板早啊,”你悄悄按了按自己有些疼痛的小腹,“白起不是也起的很早嘛。”
被你点名的白起从自己擦桌子的活上抬起头来,害羞地冲你笑了笑,明明比你大三四岁,应付异性这方面他似乎比你还不熟练。
“白起他今天早晨又打碎了一个杯子,我还要扣他工资呢。”老板和你开着玩笑,你也知道这位老板其实从来没扣过白起的工资,就是吓唬吓唬他。
业务的事情一直忙到中午,你从早上就只点了一份三明治,而现在最后一块已经冷掉了,刚刚吞下去的一口又引起了你强烈的不适,不得不拜托白起照看一下你的电脑,去洗手间解决私人问题,殊不知白起看你的眼神又犀利了一分。
俗话〔bushi〕说得好,自己点的三明治,哭着也要吃完。等你回到桌边时并没有察觉到那个三明治的异常,只是刚咬下去一口——
咦?我刚刚那个三明治不是吃过一口了吗?而且这个怎么是热的?
“哐当。”你面前被人重重地放了一杯热咖啡,卡布基诺特有的清新奶香伴着有些清苦的咖啡味萦绕在笔尖。
“女孩子经期就少吃点凉的。”抬起头,平素就害羞的白起努力直视你的眼睛,但是粉红色的耳根出卖了他。

到了打烊时间,店里只剩下女孩一人。她收起电脑,吃完了最后一口小蛋糕,跟店长和白起道别后匆匆离开。白起轻轻擦试着她刚刚使用的那方桌面,一遍又一遍,不知道是在擦桌子还是用力把脑海里的那些念头擦掉。微长的头发垂在脸边,刚刚好挡住了他已然烧红的脸。
“多希望每天都是周末……”他小声嘀咕一句,拿起本来就不怎么脏的抹布,去水池冲洗。

【周棋洛·便利店收银员】
“薯片小姐早啊,最近推出新口味了呢,要了解一下吗?”你刚刚走进每天早上必去的便利店,站在柜台里的金发帅哥就跟你打了个招呼。因为这家店离家和公司都很近的缘故,你经常来这里扫货——大部分都是薯片,薯片,还有薯片。一来二去就和这个店员混了个脸熟,还获得了“薯片小姐”外号一枚。
“洛洛早啊,最近我要减肥的说……”你冲他苦笑了一下,在他的“教唆”下你已经吃了比预计还多的零食,华丽丽地涨了五斤。
“哦那好吧,还是猪排饭加热打包对吧?”他丝毫不介意你的拒绝,转身去拿你每天必吃的便当加热。
这个人如同小太阳一般,每天都准时出现在你的生活里,给你的一天加满元气,有的时候还给你安利各种零食小吃,甚至会吃里扒外给你科普恋与市的网红餐厅。你从来都认为他是你的朋友而已,殊不知在他眼里,你已经变成了每天不可或缺的、温暖而独特的风景。
秋风乍寒,你不幸伤风,只能躲在家里跟床亲密接触,虽然对你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然而……
“哐哐哐——”急促的砸门声传来。
“谁啊?”你拖着身子披着厚外套往猫眼里扫了一眼,看见外面一头有些乱蓬蓬的金发不停地晃啊晃。
“洛洛……咳咳咳……”你打开门正想迎周棋洛进来,却被剧烈的咳嗽打断,想起自己还病着,害怕传染给他便把他拦在了门外,“你别进来咳咳……我怕传染给你……”
“薯片小姐你怎么样?有没有吃药?有没有好好吃饭?”他仔细端详了你半天,见你除了脸色苍白了点并无太多异常,松了一口气,然后举起被小心翼翼抱在怀里的保温餐盒:“你这几天都不来了,我挺担心的,你看,我还给你带了南瓜粥呢!”
“谢谢你啊洛洛……”你靠在门框上接过了他的爱心服务,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那就没什么事了,我先回去上班咯,祝薯片小姐早日康复!”他挥挥手,转身顺着楼梯跑了下去。
你喝完了南瓜粥,感觉全身暖烘烘的,这时才想起一个问题——我天这家伙是怎么知道我的地址的?

周棋洛走在华灯初上的街头,回头看看那栋熟悉的大楼上暖黄的灯光,脸上恰到好处的微笑掩盖了他现在想飞起来大吼的心情。其实他每天下班时看着女孩从门前经过就会不由自主悄悄跟上去,默默陪她一直走到家,不在乎是否会被发现。
“祝你早日康复哦……”转过头,他两手从口袋里拿出来,加快速度向便利店跑去。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