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雯LilyAE

各个坑混,基本上腐向直向无要求,看r开心写r怂,写的都是清水小甜饼偶尔有点渣给你们吃/偶尔摸鱼

【绿蓝】GLASS

*这里的GLASS其实指的是手机屏幕
*第三视角描写
*与原著没什么关系
*结局暗示了,请自己猜吧
——————————————
【2xxx年x月x日】
今天是小绿消失的第三个月月末。
他今天没有给我发任何东西。
似乎已经习惯了他不在的生活。

薄薄的手机被有些无力的手指扣回桌子上,小蓝靠在椅背上,闭眼,以手加额。
小绿消失得很突然,没人知道他到底去哪里了。只是某个普通的早晨,到达伯伦希尔总部九楼的同事们发现,那张桌子已经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留下,在办公室内毫不突兀,似乎它本就应该这么空着。
浅浅的阳光掠过桌面,不带一丝感情,小蓝拿着抹布仔仔细细擦着这张并未落多少灰尘的桌子,仿佛它的主人不知何时就会回来。
小绿离开的时候似乎没有通知任何亲友,就连小蓝……他的确被同事们问过小绿去哪了,当然他一字未谈,毕竟他也不知道。有人去上司那里打听过,得到的只是轻描淡写的“暂时离职”,至于这个暂时到底有多长,谁也不知道。
小蓝没去问过,他本就不擅长和人打交道,只是窝在办公桌前的时间越来越长。手指机械性地敲着一串一串代码,饿了啃一口压缩饼干,渴了顺手开一瓶可乐或者拿杯水,大脑内似乎除了编程外已经没有任何东西,而这些程序并不是上司要求或者客户定制的。
真正写代码的时间没多长。写完后,三天不眠不休的小蓝直接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连那个程序究竟是什么,他都毫不知情,这串代码是他靠潜意识的指引敲出来的,他只检查是否有BUG,并没有研究自己到底在敲什么。

小蓝是被自己手机“叮叮叮”的提示音吵醒的,他打开屏幕时就看到了聊天界面上不止一条——来自小绿的消息。
“今日到达撒哈拉,即使极度缺水的地带也不乏顽强的生命。”
“今日到达北极圈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冷,可能是因为全球变暖。”
“大英博物馆确实沉淀了浓厚的历史,可惜这些积淀并不属于他。”
诸如此类若干条,每条配了一个非常模糊的照片,不知情者还以为是他一日之内将这些地方游览个遍。
小蓝自嘲地笑了笑,自己的编程竟然产生了这样的东西,他脑子里每天究竟都在想些什么啊。
闲来无事时他就盯着那些藏在屏幕背后的内容,假装小绿真的是照片上的那个人,假装他是钱足够多。
“小绿,你本人又在哪里呢?”

就这样干耗了三个月,小绿本人依旧没有联系任何人,最近的一通电话已经到了通话记录底部,静静地等着被定期销掉了。
第三个月的最后一天,小蓝编写的那段『假小绿』程序突然停止运行了。
他手忙脚乱地检查了整个程序的代码,没有发现任何BUG。
冰凉的手机一整天都没再响过一声,也从未被小蓝拿起来过。

午夜时分。
被压在厚厚的枕头下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清冷的光穿透了玻璃。
『对不起。』

第二天,小蓝的程序重新运行了起来,仿佛从未有过那条消息,但是小蓝本人已经不会再查看任何内容了。
『如果你我之间永远隔着冰冷的玻璃,你又要我怎么感受你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