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雯LilyAE

各个坑混,基本上腐向直向无要求,看r开心写r怂,写的都是清水小甜饼偶尔有点渣给你们吃/偶尔摸鱼

【薛晓】旧忆〔小巧的脚踏车〕

@Link-临淮呀 约的车/
小学生文笔第一次写车惨不忍睹/
可怜的阿菁表示新买的桂花膏还没用就不翼而飞/阿菁式哭唧唧

"是开往义城义庄的小巴士"

〔接上〕
后来薛洋在阿菁每天抱怨还哭哭啼啼的威逼下把她那盒“不翼而飞”的桂花膏补了回来,至于那天发生的事,他和晓星尘都是心照不宣地没再提。

平静的生活总是有被打乱的一天。
晓星尘死了,阿菁逃了,他为了泄愤把宋岚关在义庄楼上,自己背着霜华和降灾,假装成晓星尘游走江湖,夔州恶霸薛洋不复。

清晨朦胧的阳光裹挟着城内的雾气和尸毒粉从大开的门落进来,薛洋缓缓挣开眼睛,勾起嘴角嘲讽地笑了。
梦是好梦,只可惜,物是人非。
他的指尖落在了身边人的脸上,依旧是冰凉的触感,那人没有一点回魂的迹象——尽管四周涂满了符咒。
“道长,早安啊。”他轻轻念叨着,像是多年前的那个早晨。
空空的义城内,唯一的活人低下头,亲吻他早已没了呼吸的爱人。

摸只假扮道长的洋洋复健/
还是打下薛晓的TAG

【薛晓】混世

#不知道是假糖还是假刀
#后期复活向,晓星尘是魂魄修好,
薛洋是不知道谁没事献舍了。
#可能OOC,注意

薛洋还记得不知哪年七夕,晓星尘陪他喝过的酒。当时这位明月清风喝多了,倚在他身上安安静静地睡,而阿菁不知为何早早就去睡觉了。
晓星尘喝多了会说梦话,而且絮絮叨叨好久。薛洋难得好性子没拍醒他,听他一点一点,慢慢吐露内心的秘密。
“阿菁……你没必要跟阿洋抢,糖,我还有,不会亏了你。”
“子琛我跟你说,我在义城认识了一个人,我不知道他姓什么,只知道他叫阿洋……他一说话,我就笑。”
“薛洋……为什么我在那个孩子身上,总能看到你的影子……”
晓星尘在梦里肆无忌惮,但是薛洋的身子却有些僵硬。
晓星尘……在意的其实只是那个要糖吃、一说话就会让他笑出来的“阿洋”,而不是他薛洋。他挑明了真实身份,依然会让这个人觉得恶心,讨厌,仅此而已。
他有些嫉妒自己了。

然后晓星尘死了,死的毫不留情——甚至,都不让薛洋把他做成走尸。宋岚在一边,毫无反应——他能有什么反应,生前被拔了舌头,死后被薛洋牢牢掌控着,什么都想不起来。

“道长,这是第五天了。”
义城的清晨没有多少阳光,但是鉴于薛洋总是睡不沉,所以有那么一点点光线照在他脸上的时候,他就醒过来了。
两个人——应该称之为一人一尸——挤在没多大的棺材里,身边的晓星尘没有动弹分毫,如果不是因为触感冰凉而且没有一丝呼吸,别人会以为他只是睡着了。
“道长,你今天再不起来,这城里就没多少真的活人了。”吃早饭的时候,薛洋冲着手里晃荡的锁灵囊嘀咕,他对面还摆着一碗粥,丝毫未动,毕竟其他能吃它的人一个都不在了——一个死,一个逃,还有一个被做成了走尸。
于是薛洋烦躁地砸了那只粥碗,一口未动的粥泼在义城空空荡荡的街上,白瓷片四处飞溅。
城里现在终日飘着迷迷蒙蒙的雾,雾气还携着尸毒粉,更是让人看不清路。义城的活人几乎不敢出门,街上游荡的,不是活尸就是走尸。至于薛洋为什么要做活尸出来嘛——很简单,因为他还是个活人,总需要点必备的生活物资,但是他也不能确定出了这座城,他的恶友敛芳尊会不会派人把他抓回去。
金光瑶那边的确是来过几拨人,有屈尊讨好的,有威逼利诱的,还有直接拿剑抵着他的脖子让他回去的。不过现在那些人,也是他路上走尸大队中的一员。

然后某一天,人称薛洋已死,明月清风晓星尘再次出现。大部分人存疑的时候,看到他身边的宋子琛,心里就安分了许多。
白天,他是行侠仗义、人人交口称赞的“晓星尘”;晚上,他是十恶不赦、令人闻风丧胆的“薛成美。”不过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哪有一个能活着的。白天背地里骂了“晓星尘”一句,晚上那个夔州恶霸就会冒出来灭你九族。
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在给谁复仇,自己,还是晓星尘。
直到那天,他看到曾经跟自己住在一起的那个小瞎子阿菁在村巷里敏捷地七拐八拐,问东问西,那根必不可少的竹竿盲杖只是拿在手里,并不触地。
他反而有点想笑了。
至少之前他还认为晓星尘多聪明,竟然猜出了他的身份,后来的一系列举动都是为了放这个无辜的小丫头走,现在看来,八成是自己和宋岚碰上的时候被她看到了,不然就凭这既不是仙门百家出身又大字不识的小姑娘,怎么可能听说过薛洋,又怎么会知道他是薛洋。
所以还是把碍事的家伙除去好了。

“道长……这是第七年的最后一天了。”
锁灵囊在薛洋手里晃啊晃,晓星尘依旧像之前那样,一点回魂的迹象都没有,而这座义庄的天花地面,抹了一道又一道复杂的符咒,有些是朱砂画的,还闪着红润的光泽,但是还有一些早就变暗,跟有些腐朽的木头融为一体,模糊不清。
阿菁那个家伙的魂每天在薛洋附近晃荡,有的时候还冲他的方向挑衅似的瞪一眼——说是瞪一眼,那是因为这个丫头瞎和不瞎实在没什么区别,那种恶狠狠的感觉他七年之前早就领教过不止一两次。既然一个魂不怎么碍事,薛洋也就留着她。
他一度怀疑自己扮晓星尘太久了,已经受到这个家伙的影响,变得有些心软了。
至于修补晓星尘魂魄的事,他也不是没想过,抓来骗来的修士一堆,每个人都看着这碎成渣的魂叹“修不好”,然后被他一剑解决,加入他的走尸大军。
他倒是知道谁能修好,但是带不来,人世间现在压根就没有那人的踪影。
夷陵老祖,魏无羡。

“薛洋必须死。”

魏无羡压根就没给他任何余地,既没有修好,也没有告诉他修好的方法,匆匆给他判了死刑。

含光君问灵十三载,等到了不归之人。
薛洋何尝不是苦苦地等,独自守着这空空的义城,守着他的道长,还有道长的糖。
到头来,似是一场空。

十三年后……
“星尘,你终于醒了。”宋岚感觉自己攥着的那只手微微开始活动,然后手的主人,坐了起来。
“子琛?”晓星尘仍旧是看不见,只是微微朝那个方向转下身,有些疑惑,“你不是……”
“过去了,星尘,都过去了。”
过去了吗?
晓星尘脑子里有些混乱。
就算过了这么久,他醒来的第一直觉仍在义城的那些美好日子停留。阿菁今天又要为了糖跟阿洋吵架了吧,今天是不是又轮到我买菜了啊……
他发现自己不知为何有些恨不起来了,即使是对于薛洋。
是为了那些日子,还是……
不理智的感情?

晓星尘的脚带着他到了一个有些吵闹的地方,他素来是不喜欢这种地方的,但是这次……他拉住身边的一个人问道:“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夔州地界了,你现在在镇子的集市上。”那个人见晓星尘看不见,好心地详细解释道。
“夔州……”晓星尘还没思虑完,就听见前面不远处一个人的喊声,听内容应该是个商户:“你有话好好说啊,没事干嘛砸我摊子!”
“你的糖不甜,大爷我砸的就是你的摊子!”另一边一个声音轻蔑地回答,虽然声音不尽相同,但是晓星尘还是认出了这个人……
薛洋。
少年把自己刚刚咬了一口的糖葫芦丢在那人脸上,不顾众人的眼光,继续沿着街道走,与一个白衣人擦身而过。
他回过头,眼里是万丈光芒。
“道长!”
——END——

其实是义城麻将天团。
阿·江晚吟附身·箐:妈的死给,我还是个孩子
【左下角水印请不要顾及,只是为了把它们拼起来用的软件而已】
(另外还有个想法就是……)(这四个人反正都死了)(宋道长他差不多死了吧)(不考虑魂魄的问题)(那义城麻将天团不就人齐了可以开始打麻将了嘛)

#今日份的薛洋
依旧是BCY抽动作画的,
设定是义城共情最后那段
『哟,好久不见啊,小瞎子』
降灾并不知道怎么画
然后就参考了下画了把古风剑

『道长,洋洋想吃糖……』
试着混下绘圈嗯